凡 乐 辽 宁 棋 牌 看 牌 器

    5600红票加更。

    看着麒麟王皱在一起的眉头,萧然换了个话题道:“那个郡主死掉了,那怎么去神界二层。你们麒麟一族是不是应该负责到底呢?”

    “这一层还有许许多多和那个可恶郡主一样的千古真神,我想你们一定可以找到另外一家愿意送你们去二层的。萧兄弟你不要生气,我是说如果。其实这片区域的天梯是我们麒麟一族控制的。我们可以送你们去。”麒麟族长恨不得马上把这两个人送走,免得夜长梦多惦记着自己的天山冰莲。

    萧然只是点了点头。一旁的小冰又换了个话题,忽然问了一句:“我看这座山灵气充裕,在上面摘取一些神草没关系?”

    “当然没事,我们这里也没什么招待的。王者看上了神草是我们的荣幸。”麒麟族长脱口而出。看着萧然和小冰离开的背影,他总算松了口气。要是这两人死活要天山冰莲,恐怕这极品就保不住了。

    这时候那群所谓的长老才敢走出来。其中一个问道:“族长,他们怎么就这么走了?”

    “他们要借用我们的天梯去二层,现在去摘取一些山上的草药,去准备一下,等他们回来就把人送走。不然我连个好觉都睡不了。”麒麟族长丝毫没有前面被奴隶的yin影,十分开心地说道。

    麒麟一族放任萧然和小冰在山中游((荡dàng)dàng)挖取,过了半天,麒麟族长的建筑中忽然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随后一个震天的怒吼发自麒麟族长的喉咙。

    修为低的被震晕过去,一个个长老也差点承受不住万劫灵神的威压。毕竟他们只是九天玄仙巅峰和半步灵仙的修为,和麒麟族长还差了一截。没晕过去也十分难受,特别是自己的子子孙孙都被震出内伤了,顿时众多长老就气势汹汹地跑到族长屋子去理论了。

    半响之后,族长屋中再次爆发出阵阵带着愤怒的兽吼。

    萧然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十分不耐烦地自言自语道:“不就是采了朵天山冰莲至于嘛!”

    要是让麒麟族长听到这句话,肯定当场吐血。

    话说萧然用神念在整座山上进行地毯式扫描,发现了一个地火麒麟一族藏宝的地方。那些地火麒麟的先辈们设置的(禁jìn)制对萧然来说就是一层纸。只是把藏宝库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萧然的神念没有找到所谓的天山冰莲。宝库的东西虽然不错,萧然都还看不上。

    正当萧然怒气冲冲打算找那个告诉他天山冰莲消息的麒麟理论的时候,小冰(身shēn)为高级水系神兽的优点就发挥了出来。

    找到了山顶上一处冰雪覆盖下的冰莲后,萧然之前的不爽一扫而光,拍了拍小冰的脑袋直夸狗鼻子就是好用。害的小冰抗议了好一阵。

    “没想到这冰莲没被摘下来。不过也对,继续长着才能增加药效啊。那个陈郡主也够白痴的,之前征服麒麟一族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有这种神物呢。

    一人一兽小心翼翼地挖走了天山冰莲,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过紧接着一声兽吼后,小冰一脸难堪地说是地火麒麟族长发现他们偷了天山冰莲。

    萧然神念一扫就发现那族长家里有个水晶球貌似和天山冰莲有联系。只要冰莲断根水晶球就会发现。怪不得那些老麒麟会惨叫了。萧然淡淡地说道,丝毫没发现麒麟震怒是由于自己盗走了天山冰莲。

    被众多麒麟的神识监视了许久后,萧然一脸郁闷地放弃了扫((荡dàng)dàng)山头的念头找上了麒麟族长。

    “萧然,你难道不打算把天山冰莲还给我们吗?你这是**(裸luǒ)的盗取!”一位麒麟族长老咆哮道。

    “你搞错了,我这叫做拿取,而且是光明正大地拿。你们的族长难道没跟你们说过吗?”萧然耸了耸肩。

    顿时一道道犀利的眼神如同利剑插在麒麟族长的(身shēn)上。麒麟族长怨恨地看着萧然沉声道:“我说过什么了?”

    “你——你不会是要赖账。刚才你自己说的我们在山上摘取一点神草没关系啊。”萧然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这神草是我们麒麟一族的私有财物,不是野生的!”

    “你有跟我说是野生的嘛?而且冰莲上面也没有写你们地火麒麟一族的名字,你怎么就说是你们的啊。我还说是我的呢!”小冰哼哼到,顺便发出了一点点天冰麒麟的威势,顿时这些长老的火爆脾气就被浇灭了。

    最后一群老jiān巨猾的麒麟一阵讨论后终于找了个借口把天山冰莲“送给”了萧然和小冰。

    萧然十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按理说自己现在提出天梯的要求他们肯定会难为自己才对。难道我把神兽想的太坏了吗,他们怎么就一点都不恨我呢?萧然心想,不过既然可以用那就去用,自己艺高人胆大,就算地火麒麟一族全部围攻自己也可以轻易搞定他们。

    麒麟一族许多青年都跟在后面,显然天梯虽然属于麒麟一族的保护的东西,但是底层已经几百年没人使用这玩意了。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十分好奇。

    几个长老相互之间捅了捅,眼神交流了一番后都变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麒麟族长跟在萧然(身shēn)边介绍着天梯怎么使用,萧然也是认真地听着。

    等到众人到了之后,萧然见到了所谓的天梯。萧然、小冰还有在驭兽牌中休养的一行人都看到了,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就这个下水管一样的东西就是天梯?!”萧然指着面前一根巨大的树干,这树干笔直圆滑直插云霄,如果不是外表是树干的纹理,萧然真的怀疑这是二层的排污管道了。

    “对啊,这就是世界之树本体的一个分支,只要进入前面这个洞,里面奇异的能量就会形成天梯把你送到二层了。”麒麟族长给了萧然一个肯定的点头。

    “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居然都是要钻树洞!”萧然几乎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上一会在佛界也是这么回事,还是被人蹿进去的。萧然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麒麟族每个人的脸色,扫视一圈后发现没人要暗算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随后萧然又指着旁边立着的一块巨大石碑问道:“这就是你口中的尊碑吗,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来的时候麒麟族长就有介绍尊碑的事(情qíng)。据他说每个天梯的旁边都会有这么一块巨大的石碑。在石碑上刻满了一个个神界人物的名字。

    “真的每个使用天梯的人都要刻名字?这里好像没几个名字啊!”小冰用爪子把石碑上已经堆积起来的厚厚一层灰尘抹去后,只见巨大的石碑上刻着三十多个名字。每一个名字的笔法都不同,仿佛体现着一人的境界高低。

    麒麟族长和长老心头一紧,一位长老急忙出来解释道:“其实以前这个天梯一直是我们地火麒麟一族霸占着。所以除了最早时期外,人类都没有使用过这块尊碑。而我族也因为自(身shēn)的限制,能够修炼到上古灵仙以上或者愿意去二层的高手寥寥无几。”

    长老十分尴尬地解释完,似乎十分惭愧地退了下去。小冰点了点头,“听着好像蛮有道理,那我也来刻一个好了。”

    “不可!”一群人急忙阻止道。

    “为什么啊,不是坐天梯的人都要刻吗?”小冰十分不解地问道。

    “这——”那位站在最前面的长老拉长了语调却解释不出来。

    小冰十分不耐烦地把他们拉开,随意地说道:“既然说不出理由那就是没问题了。那我就刻上去了。”小冰说完,两个爪子在石头上一刨,顿时一个歪歪扭扭的名字就刻在了石碑上面。

    萧然哈哈一笑:“庖丁刀法练得不错啊!”

    “那是当然。”小冰风sāo地理了理自己的毛发,指着石碑上自己的名字炫耀道:“谁说不可以的,看本座不是已经刻上去了嘛!”

    一群长老暗暗吐了口气,这种粗暴的方法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要不是有心理准备,估计有几个都要气得晕过去了。“还好还好,要是把高等麒麟害死了,我们就离灭族不远了。”一位年迈的长老自言自语地说着,立刻被(身shēn)边的一人捂住了嘴拖了出去。

    “老大你干嘛打我啊。”脑袋吃了一顿爆栗,小冰一脸委屈地看着萧然。

    “废话,难道你刚才没听到这是要用神念刻的嘛!”萧然好气又好笑地说着,看到小冰打算重新来过,萧然直接把小冰蹿到了一边。

    小冰一脸郁闷地待在一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萧然十分神气地用神念在石碑上刻出了“萧然到此一游”的字样。

    “切,一点创意都没有。”小冰十分鄙视地自言自语道。

    “废话,我这叫和古人……”萧然话说到一半,脸色忽然大变,整个人如同遭遇到雷击一样呆立当场。

    那尊碑之上,刻着三个仙君,十位道君,还有二十多个万劫灵神的名字。所有的名字仿佛按照实力的高低十分有规律地排列着。只要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上方的名字中含有的天道深奥难懂,下方浅显易懂。而不巧的是萧然把自己的一排字刻在了最上方。

    几乎在萧然刻上名字的同一时间,神界不同地方的三十多个高手齐齐睁开眼睛。

    为新书涨人气,每十个收藏流氓就加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薛 仁 贵 与 柳 金 花 视 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闲 来 麻 将 辅 助 器 安 卓 版 金 花 5 号 西 瓜 金 花 罗 汉 鱼 怎 么 起 色